勇者無懼,巴斯奇亞屢創拍賣紀錄

佳士得與HomeArt攜手呈獻「RADIANCE」巴斯奇亞鉅作大展


2021年,巴斯奇亞作品於藝術市場續攀高峰。2012年,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作品〈戰士〉於倫敦蘇富比以近560萬英鎊成交,九年後的2021年再登拍場(Jean-Michel Basquiat),於3月23日在香港佳士得以2.8億港幣落槌,含佣金成交價達3.2億港幣,大幅領先利希特(Gerhard Richter)作品〈抽象畫(649-2)〉於2020年10月在香港蘇富比締造的2.14億港幣成交紀錄,刷新了西方藝術品在亞洲的拍賣紀錄,高居「亞洲拍賣最貴西方藝術品」榜首。



紐約布蘭特基金會藝術研究中心2019年舉辦的大型個展「尚.米榭.巴斯奇亞」展場空間

©Tom Powel Imaging / Courtesy The Brant Foundation, Greenwich, CT. 畫作© Estate of Jean-Michel Basquiat,由Artestar, New York授權



佳士得特別與 HomeArt 合作,於5月21至24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隆重呈現十一幅非同凡響、穿越歷史的巴斯奇亞鉅作。「RADIANCE」大展為亞洲帶來了一覽巴斯奇亞頂尖作品無與倫比的絕佳機會,從1981到1986年,含括其藝術生涯中最重要的創作時期,見證著20世紀末革命性視覺語彙的誕生。



巴斯奇亞〈戰士〉謳歌黑人英雄  


巴斯奇亞被認為是過去半個世紀以來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一。他的宏偉傑作〈戰士〉創作於1982年,集結了藝術家藝術巔峰時期最重要的元素與風格,居高臨下,氣勢恢宏。畫面中,藝術家融合街頭與原始藝術的力量,重新詮釋史詩般的人物形象。作品將原始的神話崇拜與藝術家的自我歷程完美交融,人神合一,延續而又開創了藝術史的創作傳統。其靈感母題上溯經典肖像畫傳統,並加入了全然一新的個人視角。正是這種獨一無二的風格,在1980年代徹底革新了當代繪畫的面貌,讓巴斯奇亞成為當代藝術世界的絕對焦點。


巴斯奇亞〈戰士〉

壓克力顏料、油畫棒、噴漆、木板

183×122 cm 1982

成交價:3億2360萬港幣



〈戰士〉是巴斯奇亞1980年代初創作的一系列木板上的宏偉巨製,這批作品被視為藝術家一生的巔峰之作。此作在1983年首次在東京 Akira Ikeda畫廊公開展覽,隨後巡迴世界各地展出,2019年曾於紐約市蘭特基金會藝術研究中心的大型個展「尚.米榭.巴斯奇亞」亮相,轟動藝壇。


巴斯奇亞筆下的這位英雄人物巍然屹立於畫面中央。他的利劍高懸空中,眼中如有炙熱火焰,統帥全局,讓人無法移開視線。為了塑造偉岸張揚的人物氣質,巴斯奇亞使用了壓克力、噴漆及油彩棒等多重媒材在畫布上肆意馳騁。他首先使用噴漆和油畫棒繪出人物輪廓一一方正的軀幹和纖長的四肢頂天立地。輪廓完成後,藝術家便一層層地為軀幹反覆上色。深淺不一的黑、白、藍、黃與亮銀色在畫布上交織碰撞,形成身體有機的結構:骨骼、器官甚至肌肉紋理亦清晰可見,生機勃勃。正如藝術家許多頂尖的畫作一樣,這幅畫最強而有力的焦點正是人物的面部。在〈戰士〉中,手持寶劍的勇士精神抖擻,意氣風發,一紅一橙的雙眼如明燈般神采飛揚。他怒髮衝冠,手中亮劍高高舉起,一展英勇之姿。


1981至1982年間,巴斯奇亞創作了一系列直接繪製於畫板之上的重要鉅作,〈戰土〉即屬其一。他找到數塊近二公尺的龐大木板後,將顏料直接施於木板粗質表面。這樣的畫法首先避免了使用底色,又將木材原始的粗糙紋理直接呈現於畫作表面,從而增強了畫面原始的質感,為作品增添了更豐富的生機與維度。同系列的木板巨作形成了巴斯奇亞藝術生涯最經典的圖像:〈La Hara〉(1981)、〈黑人警察的諷刺〉(1981)及〈無題〉(獨眼男子或Xerox臉,1982)。這些畫作與巴斯奇亞早年在博物館中見到的文藝復興時期的木板肖像畫遙相呼應,而畫中人物均傲立於僅屬於它們自己的榮光中。


正如畫中所表現的,巴斯奇亞立足於一千多年來豐厚的西方藝術史肖像畫傳統,與此同時,又將其與自己二十一歲時面對的現代性觀照及思考融會貫通。他是一名狂熱的藝術史研究者,常常遊走於故鄉紐約的大小博物館,將自己完全沉浸在西方藝術史經典中。但出生於一個父親來自海地、母親來自波多黎各的家庭,巴斯奇亞清楚地意識到博物館牆上掛著的一幅幅肖像中,沒有一個是與自己的血統相似之人。除了罕有的幾幅,諸如老盧卡斯.克拉納赫的〈聖莫里斯〉(約創作於1520-1525,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典藏),他看到的幾乎所有英雄人物都是白人,這促使他走向創作自己的黑人英雄典範之路,來填補這藝術體驗的空白。他經常用自己的創作向約魯巴(Yoruba)、奧里沙奧修 (Orisha Oshooshi)和奧貢(Ogun)人民的偉大精神戰土致敬,他們最初來自西非,後來由於跨大西洋的奴隸貿易而被帶到巴西及其他南美、加勒比海國家。


在尊重與致敬自己的文化傳統之外,巴斯奇亞亦不吝對 於當下新一代黑人英雄表達讚美之情,音樂家、運動員、民權領袖都是巴斯奇亞及美國黑人青年同胞心目中的神聖鬥士。在他的創作生涯中,巴斯奇亞曾數次以爵士音樂家查理.帕克和拳王蘇格.雷.羅賓遜為題材。他們不僅是巴斯奇亞心目中的英雄,更是在體壇及藝術領域有所成就之人,成為美國種族問題緊張加劇之時的代表人物。有一次巴斯奇亞被問及如何選擇繪畫題材,他回答道:「王,英雄主義,和街頭。」


在致敬精神及文化英雄外,種種跡象也表明〈戰士〉敍寫了巴斯奇亞個人的藝術歷程,因而可以視為他的自畫像——他器宇非凡,叱咤風雲,立於世界之巔。畫中個性鮮明的人物,張揚地揮舞著自己的利劍,而寶劍亦是時常出現在他作品中的隱喻,仿若為歷史「祛魅」。「祛魅」是巴斯奇亞極為喜愛的措辭,貫穿於其作品之中。將世俗與神學的主題合二為一,〈戰士〉正是巴斯奇亞對天上人間的宣告;從切實的古代形體到縹緲而高深的神靈,將英雄與個人、神話與現實、人與神合二為一。


〈戰士〉創作於1982年,是巴斯奇亞藝術生涯的巔峰時期,他一生眾多重要傑作均出自這一年。當時,年僅二十二歲的他已躍然成為紐約藝壇最炙手可熱的新星。從學校輟學後的五年裡,他耗費大量時間沉浸於紐約街頭的藝術與音樂,與朋友一起在紐約下東區的廢棄大樓創作塗鴉,並加上「SAMO」符號。隨著知名度日益提升,1980年6月巴斯奇亞出現在如今成為傳奇的紐約時代廣場展覽,而他的作品也引起了傳奇藝術經紀人傑佛瑞.戴奇(Jeffery Deitch)的注意。一年後,他被納入由迪亞哥.科爾特斯(Diego Cortez)策畫的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的MoMA PSI展覽。當他創作〈戰士〉之時,巴斯奇亞已然在曼哈頓王子街的安妮娜.諾塞伊(Annina Nosei Gallery)畫廊的地下 室擁有了一間寬敞的工作室,並開始在世界各地的國際展覽中嶄露頭角——1983年〈戰士〉首度於東京Akira Ikeda畫廊展出。


巴斯奇亞這段充滿創造力的時期,部分靈感源於紐約經濟的停滯,大量企業和白領從城市的高樓大廈中搬出,轉向郊區。清貧的人們將説唱、嘻哈和街頭藝術視為全新的表達語言,而巴斯奇亞正處於這場新文化運動漩渦的中心,紐約市中心的景象為他提供了源源不斷的靈感,貫穿了他整個藝術生涯。回顧1982年,巴斯奇亞由街頭塗鴉藝術家到如日中天的紐約藝壇寵兒,他清楚地感知到雙重身份之間的張力。當他憶及這關鍵的一年:「我有了些錢,並畫出了最好的作品。」


史詩般宏大,而又敍述著個人的私密故事,〈戰士〉以最簡明的符號,傳遞了如星雲般錯綜交織的浩瀚概念。無論作為藝術家、詩人或文化浪子,巴斯奇亞以其驚人的天賦傳神地掌握了時代的思潮。〈戰士〉作為其最引人注目的作品之一,正創作於巴斯奇亞藝術生涯之巔。作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他透過繪畫傳達深刻的洞察,直抒己見。藝術經紀人、同時也是巴斯奇亞作品的崇拜者弗萊德.霍夫曼(Fred Hoffman)説道:「隱含在巴斯奇亞作為藝術家的自我認知之下的,是他與生俱來如神諭般的能力,將對外在世界的感知提煉出最原始的本質,轉而透過極富創造力的行動,呈諸於世。」



〈既然如此〉於紐約佳士得以9310萬美元成交


巴斯奇亞於1983年創下了三幅骷髏頭系列鉅作,〈既然如此〉(In This Case)是其中最後一幅,曾於巴黎路易威登基金會舉辦的大型巴斯奇亞回顧展中展出。同場其他展品包括藝術家最經典的兩幅畫作,即1981年的作品〈無題〉,現藏於聖塔莫尼卡布洛德博物館(Broad Museum),以及1982年作品〈無題〉,該作於2017年曾以逾1.1億美元的天價,刷新美國藝術家作品拍賣的世界紀錄。巴斯奇亞的大型骷髏頭畫作是拍賣場上最受藏家追捧的熱門焦點。迄今為止成交價逾5000萬美元的兩幅巴斯奇亞畫作中,另一件作於1982年的〈無題〉於2016年5月在紐約佳士得售出,成交價為5730萬美元。


巴斯奇亞兒時著迷於母親送給他的一本《格雷解剖學》。那時他剛剛遭遇車禍,正於醫院休養,年紀輕輕已然展露出藝術和繪畫天賦,他如饑似渴地翻閲著解剖圖解,自此一生鍾情於探討人體形態,而他的骷髏頭系列畫作更將這種自幼啟蒙的專注熱忱表現到極致。


〈既然如此〉這幅恢宏磅礴的大型作品以其熾熱耀眼的色彩、蓬勃欲發的活力和解剖風格的爆炸式骷髏頭圖像,與藝術家其他曠世鉅作比肩,為巴斯奇亞的重要代表作品。根據報導披露,〈既然如此〉為義大利時尚品牌范倫鐵諾 (Valentino)共同創辦人之一吉安卡洛.賈梅蒂(Giancarlo Giammetti)所收藏,他在2007年向高古軒(Gagosian)畫廊購下此畫,將其懸掛於紐約曼哈頓的豪華宅邸。


在紐約時間2021年5月 11 日晚間甫落幕的紐約佳士得「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上,歷經美國及亞洲藏家之間六分鐘的激烈競投後,〈既然如此〉最終以9310萬5000美元成交。


巴斯奇亞〈既然如此〉

壓克力顏料、油畫棒、畫布

197.8×187.3 cm 1983

成交價:9310萬5000美元



〈無題〉於香港佳士得以2.34億港幣成交


1982年是巴斯奇亞人生的分水嶺。年僅二十一歲的他已然憑藉著自己獨特的魅力與超凡的天才揚名天下,他實現了從街頭塗鴉藝人向紐約藝壇最如日中天的成熟藝術家的華麗轉身。創作於1982年的〈無題〉無疑是巴斯奇亞藝術生涯的巔峰之作。整幅木板高近二公尺,巴斯奇亞在上面盡情噴塗拼貼,繪製了一位身材高大、引人注目的紅色人物形象,雙手以勝利的姿勢高舉空中,頭戴光輪或荊棘王冠。藍色、黃色和白色的光焰在背景上熊熊燃燒,畫面右側則留出一道黑色陰影。畫面充滿張力,層次豐富,動感十足。畫面有幾處,巴斯奇亞割開厚厚的顏料,露出黑色的底漆。彎曲有致的黑色線條圍繞著人物的雙臂與光輪,黑白兩色的環狀油彩棒線條穿過紅色身體,彷彿利體地勾勒出了人體的骨骼和肌肉。


巴斯奇亞〈無題〉

壓克力顏料、噴漆、油畫棒、紙本拼貼、木板

182.9×121.9 cm 1982

成交價:2.34億港幣



巴斯奇亞將一張自己畫作的影印本貼上,以塑造人物的面部,並進一步塗上標記,例如在其獨眼周圍塗上白色。這樣的紙本拼貼畫法在巴斯奇亞早年的作品中甚為罕見,但在日後則頻繁出現,這件1982年創作的〈無題〉或許是他運用這一畫法的作品系列中最為震撼人心的一幅。畫面右下方,巴斯奇亞將其著名的王冠符號與另一個獨眼組合,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白色符號象徵,強調了整幅作品的視覺效果。整幅作品以威嚴的王者之風矗立於你我面前,完美展現了巴斯奇亞對色彩與形式出神入化的掌控。畫中人物帶著一抹神祕的微笑,露出又紅又綠的牙齒,咧嘴而笑。他彷彿正在視察自己的王國,成為那句古老諺語的化身:「在盲人的國度裡,獨眼為王。」高舉雙手的獨眼人形象靈感來自拳擊手大獲全勝後的標誌性姿勢,這也是巴斯奇亞許多最受稱譽的鉅作中常常出現的圖像。巴斯奇亞1982年的傑作〈無題〉於5月24日在佳士得香港舉行的「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上,拍賣官由1.2億港幣起拍,在八口競價後已達高估價1.7億港幣,歷經十五分鐘的競價,最終由亞太區總裁龐智鋒(Francis Belin)代表牌號「8216」的客戶以2.02億港幣競得,含佣金成交價達2.34億港幣。



〈對戰美第奇〉於紐約蘇富比以5080萬美元落槌


2021年5月12日,紐約蘇富比當代藝術晚拍隆重呈獻巴斯奇亞1982年鉅作〈對戰美第奇〉,以5082萬美元落槌。〈對戰美第奇〉於1982年面世,當時巴斯奇亞年僅二十二歲,但已憑藉這幅作品向西方藝術主流發起猛烈挑戰。在作品中,這位年輕藝壇新秀為自己加冕,以繼承者的姿態登上義大利文藝復興大師所鑄造的藝術王座。1982年,巴斯奇亞藝術生涯早期的支持者史蒂芬.楊森(Stephane Janssen)在參觀巴斯奇亞的工作室時,從賴瑞.高古軒(Larry Gagosian)手上購得此畫並珍藏了一段時間;自1990年至今,〈對戰美第奇〉一直隸屬於同一個知名私人收藏。


本作是巴斯奇亞藝術生涯初期的典範作品之一,同年面世的另一幅傑作〈無題〉2017年在蘇富比以1億1050萬美元破紀錄成交。〈對戰美第奇〉的誕生正值巴斯奇亞藝術生涯突飛猛進之時——1981年他參與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PSI分館舉行的紐約新浪潮聯展,備受各界矚目,翌年就創作了這兩幅鉅作。


〈對戰美第奇〉以巴斯奇亞的標誌性視覺語彙,正面挑戰西方藝術的磐石——義大利文藝復興。這場運動以思想啟蒙為綱領,文化成果豐碩,孕育了許多流芳百世的傳世名作,包括達文西、平開朗基羅、拉斐爾、波蒂切利及其他大師的手筆。〈對戰美第奇〉雖誕生於巴斯奇亞藝術生涯之初,卻體現了他向 藝術權威正面宣戰的萬丈雄心——他不僅要在史冊中據有一席之地,還要為自己加冕,承繼文藝復興巨匠的寶座。巴斯奇亞通曉藝術史,畫中不難發現各個藝術時期對其創作的影響,例如達文西早期素描中複雜的解剖圖,以及文藝復興時期祭壇畫的三聯屏結構。〈對戰美第奇〉以三塊畫布拼湊而成,這樣的構圖安排不僅呼應了當時備受推崇的祭壇畫三聯屏結構,更體現祭壇畫所蘊含的宗教與政治權力象徵,可見巴斯奇亞對數百年來的西方藝術史瞭若指掌。


巴斯奇亞〈對戰美第奇〉

壓克力顏料、油彩棒及紙張拼貼於三塊相連畫布上

214×137.8 cm 1982

成交價:5082萬美元



「RADIANCE」巴斯奇亞鉅作大展


佳士得與HomeArt攜手呈獻「RADIANCE」巴斯奇亞鉅作大展,奠基於佳士得於亞洲呈獻最頂尖的西方當代藝術品的傲人成績,並反映藏家對巴斯奇亞作品的狂熱追逐。展覽與5月24日晚間拍賣的巴斯奇亞傑作〈無題〉相輔相承,為藝術家在2021年春拍於亞洲寫下更為輝煌的紀錄,並延續佳士得以巴斯奇亞傳奇鉅作〈戰士〉蒂造亞洲拍賣史上最高價西方藝術品的斐然佳績。


巴斯奇亞〈甜蜜爆破〉

壓克力顏料、油畫棒、絲網印刷、油墨畫布

244.8×206.4 cm1984-1985


巴斯奇亞〈無題〉

壓克力顏料、油畫棒、木板

183.1×122.3 cm1982


巴斯奇亞〈無題〉

油畫棒、墨、紙本

108×77.2 cm1982



「RADIANCE」所選作品揭示了巴斯奇亞豐富而複雜的精神意涵:從自畫像,再到解剖圖形,再到他與安迪.沃荷的合作。每件展品都經過精心挑選,代表了巴斯奇亞短暫而絢爛的一生中最重要的部分,跨越多重媒介、主題和藝術史語境。其中多件作品有可觀的全球性展覽紀錄,包括1992年在紐約惠特尼美術館的「尚.米榭.巴斯奇亞」展、2009年倫敦泰特現代美術館的「普普生活:物質世界的藝術」展、2010年瑞士巴塞爾貝耶勒基金會「巴斯奇亞」個展等。其中創作於1982年的〈雙人像〉曾多次納入巴斯奇亞極為重要的回顧展,作為《藝術收藏+設計》2021年6月號封面圖版的這件作品,曾是安迪.沃荷的私人收藏,與其他參展作品共同構成了此次巴斯奇亞藝術生涯的鑑藏大賞。


佳士得行政總裁施俊安(Guillaume Cerutti)及亞太區總裁龐智鋒 (Francis Belin)表示:「『 RADIANCE』巴斯奇亞鉅作大展見證了HomeArt與佳士得對這位20世紀最具影響力之一的藝術巨匠的推崇。時隔近二十年,巴斯奇亞的作品在香港重聚,我們倍感榮幸,藉此向這一時代最具標誌性的藝術家之一致敬。值此千載難逢的良機,我們期待香港的收藏家與藝術愛好者能夠親臨鑑賞此次極具代表性、精心策畫的巴斯奇亞個展,體驗穿越時空的感動。」


巴斯奇亞〈雙人像〉

壓克力顏料、油彩棒、畫布、木板支撐

52.1×153.7×4.1 cm 1982